故事

我的姿色让我卖了个好价钱

2019-05-15 00:06:5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我的姿色让我卖了个好价钱

那天晚上我在他公司过夜。从此之后,他隔三岔五地打给我,经常是在下半夜,我接到之后就上他公司去,一般都是呆到翌日早晨才回来。每一次他都给我钱,出手阔绰,偶尔还给我东西,比如、项链之类。我跟他在一起时,还有别的女人找他,他也从不避讳,有时就当着我的面跟那些人在里调情,我也知道除了他老婆外,他不可能只有我一个女人,但我不在乎,反正我们是各取所需。

图文无关

小珠是那种很骨感的美女,1.7米的高个儿,瘦且挺拔的身段,这样的女孩子走在汕头的街头总是鹤立鸡群的,我相信她一定会有百分之百的回头率。她有很好的肤质,蜂蜜的色泽中透出一点点红润,这在土生土长的汕头女孩中也是少见的,再加上染了栗色的头发,令她看上去有一种异族风情。她的样子比实际年龄要成熟一些,不过,一旦聊开了,有一些孩子气还是掩饰不住地从她的眼角眉梢散发出来。然而,孩子气的背后,是怎样的一个令我瞠目结舌的故事啊!

我初中没毕业就出来打工了。我父亲是做生意的,也许是受家庭影响较深吧,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钱的重要,也一心想赚钱,尽管那时我的学习成绩不错,但我根本就没把心思放在书本上,上课经常是如坐针毡,到后来,干脆连书也不念了。那时我的班主任觉得我不念书实在可惜,上门说服了几次,但终于无功而返,我是铁定了心要赚钱的,而我父母根本就不管我,或者说,他们本来就同我志同道合。那时我16岁。

我的份工作是在酒吧做坐台小姐。坐台,顾名思义,就是陪客人喝酒、聊天,但仅仅是坐着。

我在那里干了没多久,有一个男的天天到酒吧来,且每次来都点名要我坐他的台,这样渐渐地我们就混得很熟,几乎就像朋友一样了。其实,在那种地方根本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朋友的,我们彼此都很明白,双方不过是各取所需:你寻的是刺激,我盯的是你口袋里的钱。那个男的有一副潇洒的外表,其实是个吃软饭的,靠他老婆在上海坐台养他。不久,他老婆到汕头来找他,也跟他一起来泡吧,就认识了我。那女的毕竟在这条道上混了一些年了,和我聊了一席话之后,很快就发现了我的潜质,她对我说:你在这里太浪费了,不如跟我到上海去,那里大有可为。上海?我听了差点跳起来。长那么大,我不曾出过远门,而上海在我印象中就像天堂一般遥不可及,它几乎就是灯红酒绿、声色犬马的代名词。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决定同她一起到上海去。

在上海,经她介绍,我在一家高级宾馆坐台,虽然在汕头已经有一些经验了,但是到上海之后才知道自己其实嫩得很,上海不但比汕头大得多,就是泡吧的客人也非汕头的可以同日而语。在汕头,我们经常接触的多是些财大气粗却没有什么文化的大款,而在上海,客人不一定都是大款,但素质要比汕头的高得多,且各种语言、各种肤色都有。相应的,对干我们这一行的要求也提高了,因此,在那里,我一边坐台还要一边学英语,以便更好地与客人沟通。

我次出台是在去上海几个月之后,刚过完17岁生日不久。客人是个50开外的老头,比我爸爸的年纪大得多,他要的是处女,出手倒也大方。

在听小珠讲述的过程中,我认识了许多以前闻所未闻的专业术语,诸如出台。而小珠向我解释这些时,用的是一种不动声色的语气,包括表情,甚至,在说到她的次时,她同样波澜不惊,那种样子就像在说她加了一次班一样,她的冷静令我不寒而栗!

说到这里的时候,我次打断她,问:次,你把自己给卖出去,有什么感觉吗?失落?痛苦?抑或屈辱?

小珠避开我探询的目光,她从坤包里掏出一包烟,抽出一根,点燃,猛吸几口呼出一串长长的烟雾,然后好像是自语地说:没有,什么感觉也没有,就当是卖了一个好价钱吧。

小珠的话是我始料未及的,我的心在一瞬间被攥紧,好疼!再次打量她,她依然是不动声色的,那根烟抽了半截就被她揿灭了,然后她再续下文,依旧是不愠不火的语调。

冲孔机
雷诺纬度配件
美容仪器厂家
分享到: